案情简介

2018年6月13日,王某与马某签订了一份《借款协议》,协议约定马某因炒股需求,向王某借款 500 万元。上述借款资金及马某提供的保证金均转入王某名下开设在某证券公司的证券账户内,证券账户由王某交由马某进行交易操作,证券账户交付完成日账户余额为王某与马某约定金额时即借款完成交付。同时,协议约定马某应当按月向王某支付利息,借款月利率为1%,即每个月利息金额为5万元,借款期限为3个月。在借款期限内马某操作证券账户进行股票交易,其交易产生的收益及风险均由马某承受,王某不承担交易风险也不分享交易收益,即因交易风险导致王某的亏损均由马某承担。并且,协议约定对于马某末按约定在保证金警戒线下追加保证金,或保证金到达平仓线时,王某有权进行强制平仓,平仓产生的损失也由马某承担。协议另对其他事项作了约定。同日,王某将 500 万元汇入了证券账户。2018年6月14日,王某在收到马某指定的第三方汇入的保证金125万元后,也将该笔保证金汇入证券账户,并将证券账户交给马某进行操作交易。后因马某操作购买的股票行情连续跌停,造成巨大亏损,不仅将马某投人的保证金 125 万元亏损殆尽,也导致了王某借款本金的亏损。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判决被告马某归还原告王某借款本金及相应利息。

代理意见

  1. 原被告之间系民间借贷关系,而非非法的场外股票配资关系或委托炒股、委托理财关系。
  2. 案涉借款协议合法有效。
  3. 从协议约定内容来看,被告的目的是支配款项、原告的目的是收取利息,双方之间形成一般民法意义上的借贷关系,被告亦无证据显示原告在同一时期内向社会上不特定多数人出借账户及款项以进行证券交易,故关于《借款协议》损害社会共同利益而无效的理由亦不能成立,同时本案中也不存在双方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的情形,故被告以此主张合同无效的理由亦不能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