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情简介

1989年,王某、张某登记结婚,婚后育有一子,取名王小某,现年28岁。2010年11月,该二人因夫妻感情破裂,协议登记离婚,同日双方签订《离婚财产处理协议书》一份,该协议书第二条约定“现双方一致同意以下夫妻共同财产归婚生子王小某所有,在其成年以前由双方协议管理使用(待郑小某年满 28 周岁时所有权转移交给王小某):第一、慈溪市某名下的位于慈溪市某村的土地约5亩土地使用权区地上房屋,待王小某年满28周岁时移交给王小某……;第二,位于慈溪市某镇工业区约12亩土地使用权及地上房屋(目前由宁波某公司使用,之前由男方免费使用,待王小某年满28周岁时移交给王小某)。

2018年11月,王某起诉以上述房屋未经合法审批且建造在集体土地上不能依法转让为由,要求确认该《离婚财产处理协议书》第二条上述两条款无效。一审法院认为原、被告将上述未取得合法证的土地使用权及地上房屋赠与给第三人的转让行为,违反了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的强制性法律现定,支持了原告的诉讼清求。张某不服一审判决,委托我所上诉。

裁判结果

二审判决以协议中涉及的土地是否属于非法用地、地上建筑物是否系违章建筑应由相关行政部门作出具有法律效力的认定和处罚,即使系违章建筑,考虑到对违章建筑的处罚有多种方式,双方关于赠与的约定并不因房屋系违章建筑而当然无效为由撤销一审判决,驳回王某全部诉讼请求。

代理意见

代理人认为,本案涉案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建筑,尽管在建设时未经审批,但涉案地上建筑地处已规划的工业开发地段,可补办相关建设用地许可及建设工程规划许可,有关行政机关也未对厂房的违法性进行认定和处理。且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建筑本身具有一定的财产属性,属于家庭共有财产,在双方离婚时,各方约定该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建筑归婚生子所有,系共有人之间的内部约定,并未违反国家强制性法律规定。